农历辛丑年(牛)腊月十七 您好,欢迎光临88消防网 收藏夹 | 在线翻译 | 客服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分类导航
· 网址导航
· 产品导航
· 论文
· 博览
· 技术
· 法规
· 体制
· 展会
· 标准查询
· 品牌企业
· 检验机构
· 专家
· 人物
· 访谈
· 巾帼风采
· 专题
· 常识
· 文化
· 诗歌
· 影视
· 歌曲
· 摄影
· 史话
· 戏剧
· 文学
· 美术
· 刊物
· 艺术品
· 教育
· 新闻
· 招聘
· 消防院校
· 消防研究所
· 消防协会
“消防博物追踪”之:中国古代兵书里的火攻与消防
发布时间:2011-1-25

 

  笔者曾经参观过省内做为国防教育基地的几家驻粤部队的军史馆,有了几点启发。其一,参观完军史馆,感觉对军事战术、主战武器的历史演变还没有形成一个知识概念,这是不是建馆人在设计上的一个盲点呢?扪心自问一下自己,“从事消防几近二十年,对消防战术和主战消防车的历史沿革演变又知道多少呢?”这一问不仅仅是启发,更是指明了一种研究采风的方向。其二,大部队演习也好、实战也好,场面不是炮火连天,就是烽火蔽日(这是看战争题材的影视作品得来的印象),部队消防应该是不可或缺。《消防法》规定军事设施不属于公安消防的工作范畴,那军队消防又是什么样子呢?在虎门某海军训练基地,笔者参观了海军陆上的消防技能训练,但还不能窥其全豹。现代的军队消防技术也许属于国防秘密,那古代军队消防又是什么样子呢?于是笔者钻进了故纸堆寻寻觅觅,最后对准一个亮点调整好了焦距,那就是——中国古代兵书。

    常言说“自古知兵非好战。”笔者虽是一名热爱和平的现役军人,可在读史时,对战国诸侯逐鹿、楚汉刘项相争、汉武北击匈奴、三国群雄争霸这几段人才辈出、事态百变的历史尤其钟爱。在近二千多年的历史中,中国这个古老的民族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遭受血与火的灾难,也正是战争使中国出现了世界上最早最成熟的兵家。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说过一句“著作等身”的名言:“战争创造了世界。”如果暂且不论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和损失,可以说,博大精深的中国兵家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在这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中,最让笔者留意的就是历代兵家对火攻的运用,以及因此而产生的预防、压制火攻的消与防,可以说中国古代兵书是世界上最早阐述消防技术原理的教科书。诸位读者老哥如果不信?那就慢慢往下看吧。

    ☆《孙子兵法》火攻篇主张“慎火”。

    中国最早的兵书成书于何时?比较靠谱的说法是出现于西周晚期的《军志》、《军政》,而且是从《春秋》、《孙子兵法》等古文献的记载中研究发现的。到了东周,又称春秋战国,诸侯争霸,兵戈不息,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潮流和宽松的著述氛围中,我国兵书的著述达到了第一次发展高潮,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孙武的《孙子兵法》。

    孙武字长卿,春秋末期齐国乐安(今山东境内)人,其生卒年月已不可确考,大约与孔子(公元前551年≈公元前479年)同时或稍晚。因其兵法理论和军事思想,在中国和世界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被尊奉为“兵圣”。

    火攻篇是整个孙子兵法中的第十二篇,总结了先秦火攻的经验,论述了火攻的种类、条件、方法及火攻后的应变措施,也含有孙子“慎战”的思想。因篇幅不太长,就全文录入如下:

    原文:“孙子曰:凡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积,三曰火辎,四曰火库,五曰火队。行火必有因,烟火必素具。发火有时,起火有日。时者,天之燥也。日者,月在箕、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凡火攻,必因五火之变而应之。火发于内,则早应之于外。火发兵静者,待而勿攻,极其火力,可从而从之,不可从而止。火可发于外,无待于内,以时发之。火发上风,无攻下风。昼风久,夜风止。凡军必知五火之变,以数守之。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强。水可以绝,不可以夺。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费留。故曰:明主虑之,良将修之,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悦;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故君慎之,良将警之。此安国全军之道也。”

    首先说是什么可以用火攻,“孙子说:火攻的方式共有五种,一是焚烧敌军人马,二是焚烧敌军军需,三是焚烧敌军辎重,四是焚烧敌军仓库,五是焚烧敌军粮道。”总之,用火攻到你无法生存,这是火的残酷性的一面。

    那么何时用火攻呢?孙子说“实施火攻必须有一定的条件,火攻器材必须常有准备。放火要看准天时,起火要选好日子。所谓天时,是指气候干燥;所谓日子,是指月亮行经“箕”、“壁”、“翼”、“轸”星宿位置的时候。凡是月亮经过这四个星宿的时候,就是起风的日子。” 这里孙子也从反面告诉我们,风干物躁之时是放火的好时候,更是防火工作的危险期。常说农民看天吃饭,我们消防人也不能免俗。

    当火攻开始后,如何临阵对“火”呢?孙子是个细心人,“凡是进行火攻,必须根据以下五我们种因火攻而引起的敌情变化,灵活机动地加以处置。在敌营内部放火,就要及时派兵从外部策应(内火外攻,这与我们处置初期火灾扑救战术相同)。火已烧起而敌军依然保持镇静的,就应持重等待,不可贸然发起进攻。待火势旺盛后,再根据情况作出决定,可以进攻就进攻,不可进攻就停止。火可以从外面燃放,这时就不必等待内应,只要适时放火就行。从上风口放火时,不可从下风处进攻(真理,顶风救火无异于自取灭亡)。白天风刮的时间久了,到夜晚风就容易停止。实施军事指挥时,将帅必须懂得这五种火攻战术的变化运用,并根据放火的时日条件具备与否来决定火攻的实施。”这里孙子讲了对付火攻的战术原则,与我们现在的战术思想若合符节。

    孙子对火攻是非常重视的,因为他看到了火攻的极端毁灭性,“用火来辅助军队进攻,效果殊为显著;用水来辅助军队进攻,攻势必能加强。水可以把敌军分割隔绝,但却不能像火那样使敌军失去军需物资(火比水的毁灭性要大十倍,而且一烧皆无)。凡是打了胜仗,夺取了土地城邑,而不能巩固其战果的,实属危险非常(烧完了,什么都没有了)。”

    孙子讲“慎战”,其实就是搞升一步讲慎用火攻:“所以说,明智的君要慎重地考虑这个问题,贤良的将帅要严肃地对待这个问题,做到没有好处不行动,没有取胜的把握不用兵,不到危急关头不开战。君切不可因一时的愤怒而发动战争,将帅切不可因一时的忿懑而出阵求战。符合国家利益才用兵,不符合国家利益就停止。愤怒还可以重新变为喜悦,忿懑也可以重新变为高兴。但是国家灭亡了就不能复存,人若死了也就不能再生。所以,对待战争,明智的君要慎重,贤良的将帅要警惕,这是安定国家和保全军队的基本原则。”

    上面这二段话应有以下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战胜攻取,而不能巩固胜利,是很危险的,因此,明主、良将一定要慎重,不是十分有利,没有成功的把握,或者说不是在危迫的时候,不要运用“火攻”这种“战法”,其着眼点在于火攻这种非常规战法对达成战争目的的影响,必要时控制这种战法的使用,以免“不修其功”。在此基础上,孙子引出本段话的第二层意思,即对慎战观的表述,这才是针对整个战争来说的。

    需要明确的是,在孙子看来,“火攻”是一种非常规战法。在现代战争中,火器普遍使用,“火攻”也算不上特殊,但是,在生产力很不发达的冷兵器时代,用“火攻”就超出了一般的常规手段。这有以下两条理由:一是孙子专门拿出一篇来论述“火攻”,而其它战法却无此殊遇,可见在孙子眼中其特殊性所在;二是《孙子兵法》在谈火攻时兼谈了水攻,并提出“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强。水可以绝,不可以夺”。其中“绝”是断绝、隔绝、分割的意思,“夺”是“焚毁”之意。也就是说,水可以分割敌人,断其补给,但不如火攻那样可焚毁敌人的人员、物资和器械。可见火攻这种手段的酷烈程度在各种手段之上,且使用后难以控制,其毁伤效果往往超出主观需要,甚至起相反的作用。所以,孙子主张“慎火”。

    ☆《六韬》提出以火治火、烧出“安全岛”的消防构想。

    《六韬》是《武经七书》之一,托名周文王师姜望(姜子牙)撰。姜子牙原名吕望,又名吕尚,齐国始祖,称太公望。姜子牙是商周之际的军事家、政治家,历来受到人们的尊崇,秦汉以前的一些著述,常托用其名以提高威望,就连《六韬》这样的一部著名兵书也不例外。《六韬》分为文、武、龙、虎、豹、犬六卷,其中《虎韬·火战第四十一》讲到林茂草丛中的御火之道。

    原文:“武王问太公曰:引兵深入诸侯之地,通探草蓊秽(草丛茂盛),周晋军前后左右,三军行数百里,人马疲倦休止。敌人因天躁疾风之利,燔吾上风,车骑锐士坚伏于后,吾三军恐怖,散乱而走,为之奈何?

    太公曰:若此者,则以云梯、飞楼远望左右,谨察前后,见火起,即燔吾前而广延之。又燔吾后,敌人若至,即引军而却,按黑地(林木草丛燃烧后的焦地呈黑色,故名黑地)而坚处。敌人之来,犹在吾后,见火起,必还走。吾按黑地而处,强弩才士卫吾左右,又燔吾前后。若此,则不能害也”

    本卷讲到军队困于草丛林密的地方,受到敌人四面火攻的解救对策:切忌恐怖惊慌,以云梯、飞楼观察地形,自己主动烧出一片空地,断绝敌方的火势,然后坚守空地以御敌。

    不同的矛盾要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敌人用火攻,就要切断火源,阻止火势。处于不同的地形,切断不同的火源,阻止不同的火势,其方法又有所区别。被围困在草丛林密之中,火源从不同方向龚来,唯一的办法就是以火攻火,先弄清风向,主动烧出一片空地,然后占领这片空地,大火只在四周燃烧,我则处于“安全岛”上,然后寻求对策,与敌应战。此时,敌人有力的武器——大火——已对我不起作用,到底谁胜谁负一时就说不定了。

    ☆《墨子》关于防火技术规范和防火法令的论述。

    墨子,姓墨名翟,生卒不能肯定是哪年,大概是在公元前479~前381年以内春秋战国时思想家、政治家,墨家创始人。相传原为宋国人,后长期住在鲁国。曾学习儒术,因不满“礼”之烦琐,另立新说,聚徒讲学,成为儒家的主要反对派。墨子的思想共有十项主张:兼爱、非攻、尚贤、尚同、节用、节葬、非乐、天志、明鬼、非命,其中以兼爱为核心,以节用、尚贤为基本点。其“天志”、“明鬼”学说,承袭殷周传统思想形式,但增入“非命”与“兼爱”等内容,反对儒家的“天命”和“爱有差等”说,以为“执有命”是“天下之大害”,力主“兼相爱,交相利”,不应有亲疏贵贱之别。处世奉行“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精神。其“非攻”思想,反映当时人民反对战争的意向。弟子众多,以“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为教育目的,尤重艰苦实践,服从纪律。墨学于当时对思想界影响很大,与儒家并称“显学”。《墨子》内容广博,包括了政治、军事、哲学、伦理、逻辑、科技等方面。可分五组:一是墨子早期掺杂有儒家理论的著作;二是墨子十大命题理论,是《墨子》一书的主体部分;三是专说名辩和物理、光学等内容;四是墨子言行记录;五是从《备城门》以下到末二十篇(含已佚九篇),专讲守城技巧与城防制度,其制度与秦相近,是战国时期秦国墨者所作,这是研究墨家军事学术的重要资料。

    据说楚王曾计划攻宋,墨子前往劝说楚王,并在与公输般的模拟攻防中取得胜利,楚王只得退兵。他擅长守城技术,在军事上知道以兵制兵、以战制战、以术制术、以器制器。墨子提倡非攻,其兵法皆以守备之法为主题。《墨子》中《非攻》、《备城门》、《备高临》、《备梯》、《备水》、《备突》、《备穴》、《备蛾傅》、《迎敌祠》、《旗帜》、《号令》、《杂守》等一系列军事名篇,可以说是墨家兵法。

    墨子关于建筑物构筑物的防火灭火。

    1、《备城门》:“疏束树木,令足以为柴抟,毋前面树,长丈七尺一,以为外面,以柴抟从横施之,外面以强涂,毋令土漏。令其广厚,能任三丈五尺之城以上,以柴木土稍杜之,以急为故。前面之长短,豫蚤接之,令能任涂,足以为堞,善涂其外,令毋可烧拔也。”

    意思是说:把木柴捆扎起来,使之能成为一捆捆的柴抟,穿前面树连起来,长一丈七尺一,作为外面,把柴抟横放在内面,外面涂上粘土,不要让土脱漏。柴抟推积的宽度和厚度,要足以充当三丈五尺高的城墙的屏障,用柴抟、树木、泥土来加固城墙,越坚固越好。柴抟前面的长短,要预先弄好,以便涂上泥土,可充城堞之用,妥善涂好外面,使敌方无法烧掉或拔掉。

     2、《备城门》:“救熏火,为烟矢射火城门上,凿扇上为栈,涂之,持水麻斗、革盆救之。门扇薄植,皆凿半尺一寸,一涿弋,弋长二寸,见一寸相去七寸,厚涂之以备火。城门上所凿以救门火者,各一垂水,容三石以上(29) ,小大相杂。”

    意思是“抢救薰火,若敌人用燃着烟火的箭射到城门上,我方要凿门扇,安上木栈,涂上泥,拿盛水的麻斗、皮盆救火。门扇上安木桩的地方都凿上一寸深的穴,每穴安一根木桩,木桩长两寸,有一寸露在外面。木桩间隔七寸,厚厚地涂上泥巴来防火。城门下凿下救火的地方,各备一缸水,装三石以上,大小相杂。”

    3、《备城门》:“五十步积薪,毋下三百石,善蒙涂,毋令外火能伤也。”“城下州道内百步一积薪,毋下三千石以上,善涂之。”

    意思是“每五十步堆积柴木,不下于三百石,好好用泥土封盖,使城外放的火不能燃烧它。”“城下道路每百步堆积柴薪,不少于三千石以上,用泥土好好涂上。”

    4、《备穴》:“鼠穴高七尺五寸,广、柱间七尺,二尺一柱,柱下傅舄,二柱共一负土。两柱同质,横负土。柱大二围半,必固共负土,无柱与柱交者。柱之外,善周涂其傅柱者,勿烧。柱者勿烧,柱善涂其窦际,勿令泄。两旁皆如此。”

    意思是“坑道高七尺五寸,支柱与支柱之间的横向宽度为七尺,纵向间距长度为二尺。支柱下面垫上垫块,两个支柱上端共一个顶板,名叫‘负土’。下面也都一样垫上垫块,顶板“负土”要横着安放。支柱二围半粗,一定要将顶板装牢,柱与柱不要交叉。在柱的外面需四周好好涂泥,涂上泥的柱子就能防止敌人烧毁。在柱四周涂泥时,要特别注意有缝隙的地方,务必涂抹严密,不要让其漏气,两旁的柱都这么做。”这个“泄”字说明战国时代,人们已经认识到火具有无孔不入的特性,墨子这种科学细致的观察所得,实在令人叹服。

    5、《迎敌祠》:“城之内,薪蒸庐室,矢之所,皆为之涂菌。”

    意思是“在城内,凡是城外箭能射到的地方,一切柴草堆和房屋都要抹上一层泥。”

    6、《杂守》:“涂茅屋若积薪者,厚五寸已上。”

    意思是“用泥涂抹房屋顶和堆积的柴草,泥巴所涂的厚度要有五寸以上。”

    墨子关于水源、贮水、汲水工具的规定

    1、《备城门》:“持水者必以布麻斗、革盆,十步一。柄长八尺,斗大容二斗以上到三斗。敝裕、新布长六尺,中拙柄,长丈,十步一。城上十步一。水,容三石以上,小大相杂。盆、蠡各二具。”

    意思是“持水的必须用布麻斗、皮盆,十步一件。斗柄长八尺,斗的大小可以容纳两斗到三斗水。旧布、新布长六尺;麻斗中间安上柄,长一丈,每十步放一件。城上隔十步有一支。水缸要能装三石(有人说一石等于120斤)以上,大小相杂。盆、瓢各二具。”

    2、《备城门》:“皆为坯斗。令陶者为薄,大容一斗以上至二斗,即用取,三秘合束。”

    意思是“各处都准备好粗制陶斗。使陶工做小罐,大小为装一斗至二斗水,用时即取,垒着捆在一起。”

    3、《备城门》:“百步一井,井十瓮,以木为系连。水器容四斗到六斗者百。”

    意思是“每百步挖一口井,每井安排十瓮,用木制造提水的桔槔(jie2gao1汲水的一种工具,在井旁树上或架子上用绳子挂一杠杆,一端系水桶,一端坠大石块,一起一落)。贮水器可容纳四斗到六斗水,共一百个。”

    4、《备城门》:“城上之备:……三尺而一为薪皋,二围,长四尺半,必有洁……用瓦木罂,容十升以上者,五十步而十,盛水且用之。五十二者十步而二。……沙,五十步一积。灶置铁焉,与沙同处。”

    意思是“城上的守备工具……每三尺设立一个桔槔,大二围,长四尺半,必须有挈(qie4提、举)。……用陶制或木制的坛子,能装十升以上的,每十步放十个,盛水时将使用它们。能盛水五斗的十步放两个。……沙土,五十步一堆。灶上安放铁甑(zeng4古代炊具,底部有许多小孔,放在鬲上蒸食物),和沙堆放在一起。

    墨子关于防火法令的规定。

    1、《号令》:“诸灶必为屏,火突高出屋四尺。慎无敢失火,失火者斩其端,失火以为事者车裂。伍人不得,斩;得之,除。救火者无敢喧哗,及离守绝巷救火者斩。其正及父老有守此巷中部吏,皆得救之,部吏亟令人谒之大将,大将使信人将左右救之,部吏失不言者斩。诸女子有死罪及坐失火皆无有所失,逮其以火为乱事者如法。”

    意思是“所有炉灶一定要砌上防火的屏围,烟囱要比屋顶高出四尺,小心慎重不要失火,第一次失火的人要杀掉,故意失火捣乱的人,用车裂的刑法处死,邻居不举报或不抓住纵火的人也要杀掉;如果能抓住就免于处罚。救火的人不许大声喊叫,如果故意大声喊叫以及擅自离开防守岗位去街巷救火的人,也要杀掉。失火地区的里正和居民,以及防守这一地方的部吏都要救火,部吏迅速派人报告大将,大将派遣亲信率领部下去救火。部吏隐瞒不向大将报告,也要杀掉。女子犯有死罪,因失火犯罪但并没有损害别人,以纵火捣乱罪论处。”

    2、《号令》:“官府城下吏、卒、民家前后左右相传保火。火发自燔,燔曼延燔人,断。”

    意思是“官府、城下官吏、士兵和百姓都要参加左邻右舍的火灾联防。失火烧了自家或漫延到了别人的家,都要判罪。”

 

    ☆《武经总要》中火攻与火防的“高峰”技术经典。

    北宋王朝为抵御西夏和辽朝的严重挑战,维护国家的安全统一,实现长治久安的战略目的,宋仁宗赵祯命曾公亮、丁度等文武大臣开展军事理论和军事技术研究,于庆历三年(公元1043年十月)至庆历七年(公元1047年四至六月)完成了《武经总要》的编纂任务。《武经总要》分为前后二集、各20卷,约58万字,分为各种军事制度、边防、历史故事、阴阳占候等内容,是我国古代第一部官修的军事百科性兵书,其核心思想是要求文武大臣和统兵将帅不但要精通历代和本朝的用兵方略,以求在军事谋略上战胜对手,而且要熟谙军事技术和军事工程的有关问题,以求在技术和战术上超过敌方,改变统兵将帅“鲜古今之学”而又昧于军事技术和军事工程的状况。“器利而工善”的兵器制造论是其重要理论之一。

    首先说:火攻中使用的火攻器材。

    卷十一“火攻”器材如火禽、雀杏、火兵、火兽、火牛,与《神机制敌太白阴经·火攻具》(简称《太白阴经》或《阴经》,是晚唐李筌所著的一部著名综合性兵书)所列火攻器材完全相同。“火兵”是指选拔骁勇骑兵乘夜暗衔枚、缚马口,携带束薪、枯草与火源,直冲敌营,突然举火焚烧,敌营顿时慌乱,乘势攻之,如果敌营安静而不乱,便弃而不攻。“火兽”是指用艾草,蕴火置于瓢中,瓢面开有四孔,系于野猪、獐鹿项下。火攻开始后,用火烧烫兽尾,兽身剧痛难忍,直冲敌营,奔向粮草积聚地,将其焚毁。“火禽”是指选用胡桃,将其剖开,掏空桃仁,面上开二个孔,壳内装填艾草与火源,系于野鸡足上,进攻开始后,即用钢针扎刺野鸡尾,野鸡负痛飞向敌营,落在粮草积聚上,将其焚烧。

    世界上最早的三个火药配方。

    卷十二“守城”中列出迄今为止世界上所能找到的三个最早的火药配方,它们是火药发明与火器最早用于作战的唯一标志。

    “火球与火药方”:晋州硫黄十四两(当时1斤=16两)、窝黄七两、焰硝二斤半、麻茹一两、干漆一两、砒黄一两、定粉一两、竹茹一两、黄丹一两、黄蜡半两、清油一两、桐油半两、松脂十四两、浓油一分。上述物料配齐后,工匠们将黄腊、松脂、清油、桐油放在一起,煎熬成膏;一面又将其他各种配料分别捣碎碾细,筛选合用的粉末,放入膏中旋转和匀,成为膏状火药;而后用纸在火药外面包裹五层,用麻缚固,最后再熔化松脂,敷在外壳上,至此,一份火药便配制成功。

   

    “蒺藜火球火药方”:硫黄一斤四两、焰硝二斤半、粗炭粉五两、沥青二两半、干漆二两半,捣为末;竹茹一两一分、麻茹一两一分,剪碎;用桐油和小油各二两半、蜡二两半,熔汁和之(即为蒺藜火球火药)。(外敷药料为)纸十二两半、麻十两、黄丹一两一分、炭末半斤,以沥青二两半、黄蜡二两半,熔汁和之(作为封固火球外壳的涂料)。

    “毒药烟球火药方”:球重五斤。用硫黄十五两、草乌头五两、焰硝一斤十四两、芭豆五两、狠毒五两、桐油二两半、小油二两半、木炭末五两、沥青二两半、砒霜二两、黄蜡一两、竹茹一两一分、麻茹一两一分,捣合后为球,贯之以麻绳一条,长一丈二尺,重半斤,为弦子。外敷药用纸十二两半、麻皮十两、沥青二两半、黄蜡二两半、黄丹一两一分、炭末半斤,捣合为涂料用(外敷于球壳上)。

    《武经总要》所载三个火药配方和三种火药配制技术的公布,标志着北宋以前我国军用火药发明阶段的结束,进入了军事技术家把硝、硫、炭按一定的组配比率配制成火药,制成世界上最早的一批火器火药箭与火球等火器用于作战的新阶段,这在军事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其次说:守城中使用的灭火器材。

    《卷十·攻城法》论述的攻城器械继承和发展了《太白阴经》中的攻城具,并在中国古代兵书中前所未有地绘制了它们的图形,并附有制造与使用方法的说明。这里主要介绍的是“拨火工具”。拨火工具主要有铁锚、火钩、火镰、火叉等。铁锚是一根长杆的头部弯钩下,悬挂一根铁索,铁索下系一个三须弯曲上翘的的铁锚。火钩以双钩为刃。火镰以钩、刀为刃。火叉以铁为两歧。拨火工具主要有二种用途,一种是攻城时,士兵将薪草、松脂、麻丝等易燃材料放入地道中,再加以膏油,然后纵火焚烧地道支架等物,用铁锚、火钩、火镰、火叉等不断拨弄,使火势旺盛而不灭。另一种作用就刚好相反,是用锚、钩、镰、叉将起火物破拆、分离、分隔,以使火势尽快得到控制。

    《卷十二·守城法》论述的守城战法和守城具,除继承《太白阴经》中的“守城具”和“筑城篇”外,又有许多新发展。如水袋、水囊、唧筒、麻搭、湿沙都是守城中使用的灭火器材。水袋,是用马牛或其它牲畜的皮制成的贮水袋,袋中贮满水,大袋可贮三四石水,每个城门或战棚处预备二三个。若攻城敌军纵火焚烧城楼和战棚时,即派三五名体强力壮的士兵,用十尺多长的大竹竿,缚上水袋,向着火处喷出袋中之水,将火浇灭。水囊,是利用猪、牛脬制成盛水袋,当攻城之敌将柴草积于城下纵为时,守城士兵即将众多的水囊抛入火中,结果囊破水出,将火浇灭。唧筒,是用长竹筒制成的简易吸水筒。其制法是在一根长竹筒的下部开一个孔穴,并在一根长竹杆的头部裹上棉絮,插入筒中,即成简易吸水筒,在攻城之敌在城下纵火时,即将唧筒放入水源中,唧水灭火。麻搭,由字面或许不容易想到是什么东西,“麻搭,以八尺杆系散麻二斤,醮泥浆皆以蹙火。”其实就是一把古代的拖把,在长竹竿一头绑上一把散麻,蘸上泥浆或水,涂抹、扑打火苗以阻止火势。

    这里还想提一下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做一佐证。

    《水浒传》可以说是一部专写“杀人放火”的书,放火的描写不下数十次,单回目里出现的,就有“鲁智深火烧瓦官寺”、“陆虞候火烧草料场”、“时迁火烧翠云楼”等。比起放火,救火的描写就少得多,具体写到如何救火的,只有两处。第九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中描述林冲杀死陆谦等三人后,“被与葫芦,都丢了不要,提了枪,便出庙门东投去。走不到三五里,早见近村人家都拿着水桶钩子来救火。林冲道:‘你们快去救应,我去报官了来。’提着枪只顾走。”第四十回“宋江智取无为军  张顺活捉黄文炳”中描述道:宋江等火烧黄文炳家,“且说石勇、杜迁见火起,各掣出尖刀,便杀把门的军人。却见前街邻舍拿了水桶、梯子,都奔来救火。……只见黑旋风李逵抡起板斧,着地卷将来,众邻舍方才呐声喊,抬了梯子、水桶,一哄都走了。这边后巷几个守门军汉,带了些人,了麻搭火钩,都奔来救火。早被花荣张起弓,射翻了一个”。

    名著就是名著,就是救火这样的细节也与史料叙述的宋朝习俗毫无二致,让人佩服得紧呢。

    关于湿沙灭火,古已有之,现代人也经常用沙来扑救油类火灾,不信你到加油站、油轮上去看看,都可以发现或大或小的沙池。但如果要说喷沙消防车,很多人就要大眼瞪小眼了,“咋以前就没听说过呢”?

    这里还要讲一段现代传奇。话说沈阳解放时,由于消防车辆装备和设施的落后,面临大火常常望而生叹。为了及时有效地扑救这类火灾,当时沈阳市消防大队车班班长孙达全等同志在领导的支持下,经过三个多月的苦心研制和反复试验,研制成功了喷沙消防车,这种车辆采用汽车原发动机改做空气压缩机,利用排出的风喷吹沙子,喷出的沙子达10高,13远。喷沙消防车的研制成功,为消防科技开了先河,引起了全国消防同行们的关注,纷纷来沈阳参观学习。孙达全同志因此获得了全省“劳动模范”。喷沙消防车的诞生,更是得到了领袖的亲切关怀。195031,毛泽东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来沈阳视察时,听说沈阳市消防大队研制了喷沙消防车,便饶有兴趣地视察了这种车辆的生产情况。但在广东,不仅年轻人没听过喷沙消防车,一些老消防人也是闻所未闻,这恐怕也算得上是广东消防的一段另类传奇吧。

    说到这儿还得再哈哈沈阳消防,200211月初,我国第一辆无人驾驶消防车经沈阳消防支队研制成功(上海则研研制了我国第一个智能遥控消防机器人)。它的问世标志着我国消防车辆在灭火战斗中实现了从有人驾驶向无人驾驶的转变,填补了我国消防车辆的空白,也是对传统消防车的一次重大技术革新。一个消防支(大)队有能力试制新型消防车并取得成功,真是太“木秀于林卓尔不群”了,没说的,赞一个。

    ☆从南宋开始,管形射击火器的迅速发展,使古代兵法中的消防开始了它的休渔期。

    《守城录》是南宋初刊行的一部城邑防御专著,作者陈规、君宝。《守城录》对后世的最大影响是陈规在1132年组织德安攻防战中,用“火炮药造下长竹竿火枪二十余条”,又组织六十人的长竹竿火枪队,在其它火攻方式配合下,迅速将敌军大型天桥焚毁,取得保卫战的胜利。由于长竹竿火枪比火药箭、火球使用方便,所以陈规受到史家的称道,成为我国和世界上最早创制管形火器的军事技术家。宋元时期,又由长竹竿火枪派生出管形射击火器如突火枪与管形喷射火器如飞天喷筒两大类。自元代起,又分别发展为各种金属管形射击火器火铳与各种喷筒。如公元1618年出版的明朝人唐顺之的综合性兵书《武编》,有“强弩利刃之铳”足以破夷等战例或事例,大多与中国第一代金属管形射击火器“火铳”的制造与使用有关。

  到十六世纪以后又发展为各种枪炮与各种火焰喷射器。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从葡萄牙传入我国,并被中国的军事家们重新改进的武器:一是大将军炮,一是佛郎机。后者一看名字就知道是个汉化程度不高的舶来品。明代杰出的军事家、抗倭名将、民族英雄戚继光,于1571年撰写完成明代后期有关练兵教战、制器用器的一部兵学专著《练兵实纪》,对上述二件射击火器的形制构造与杀伤作用进行了详细论述。仅以佛郎机为例,戚继光在十四卷本《纪效新书》卷十二中,记载了5种佛郎机的尺寸,除各附9个子铳及全套附件外,还列出了弹重与装药的关系:

  一号,长89尺,铅子16两,火药16

  二号,长67尺,铅子16两,火药11

  三号,长45尺,铅子5两,火药6

  四号,长23尺,铅子3两,火药3.5

  五号,长1尺,铅子3钱,火药5

  戚继光还在书中叙述了五种佛郎机的不同用途:一、二、三号大型佛郎机用做舰炮和城堡的防御;四号中型佛郎机用作随军机动作战;五号小型佛郎机装备单兵使用。

  明代徐光启(15621633)是我国杰出的近代科学的先驱,在军事方面,也著述颇丰,其中《兵机要诀》是徐光启奉命“总理练军事务”期间,结合明末军事技术的发展和战争样式变化的新特点,对自己独特的练兵方法和练兵经验的总结和理论升华。其《条格第二·兵法条格》对火器有了新的更为明确的解释,“方今制敌利器,火器第一。器有小有大,小者如三眼、快枪、夹靶之类,膛短无力,又难取准,俱不许习学。惟鸟铳最利,上自将领,下至火兵,人人俱要打放精熟。”可见当时军队中对射击性火器是如何推崇备至,而火兵的职能也从放火转向了射击。

  成书于明代末年的《城守筹略》,是一部专门论述城邑防守的兵书,作者钱半村史无正传,生平不详。其中火卷二讲到了守城要备灰沙、备井水、谨慎火药等防火防爆的内容。但在卷五《论火器》一篇中,讲的内容却丝毫见不到用火和防火的内容了。《论火器》讲“诸器之中,鸟铳第一,火箭次之。南方则火炮、火箭、鸟铳皆为利器”、“北方火器,惟夹把枪、快枪、神枪、佛狼机、碗口铳、大小将军等项”,讲的都是管形射击性武器了。如“往往打敌无节,其弊在于场操时不曾实演。须平时以草人约临阵打放步数,教之如对敌”“听军中呵令,方可打放”,可见其训练火器之法与近代射击训练已经接近。书中又讲火器“所制之人,洞晓此中病痛者少,不过卷成铁筒而已。腹内未曾用钢钻钻光,以致铅子不得到底”,又因“出口不直”“铅子大小不一”而“火未出而手先动,铳已歪斜,铅子何由得准?”可见在枪械的制作上,与趋近于近代的枪械制做。按常理臆测,这时军人的主要预防任务应该已经从防火转为防弹了。

  宋代、明代的军事家们非党敏锐地发现了射击火器在战场上的主人翁地位,如果按这个军事技术思路走下去,中国在清朝时应该是个军事技术非常先进的国家了。可惜的是,历史的发展并不完全按我们的逻辑进行,清帝国的帝王将相们仍然相信“刀把子”里面出政权,他们轻易不会从弯弓射大雕的豪迈中走出历史的误区,直至等到西方列强的“船坚炮利”。

  说到这儿,总想再说二句闲话,消防大练兵工作以前的口号是“火怎么灭,兵就怎么练”、“有什么练什么、缺什么补什么”,但练着练着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我想应该缺的就是对主战消防器材的整合和因主战装备的改变而引发的灭火战术上的改进。就历史地看,我们的主战消防车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七十年代中后期、八十年代末至九十代初、近十年有了巨大的变化,而灭火战术却没有因此而有所演变。近的咱们说说邹栋材前辈,那时没有登高车的情况下,积极试验8吨水罐车单车供水情况下抢救二十层高楼火灾,这种钻研精神难能可贵。远的再说说沈阳消防,从五十年代改装喷沙消防车,到前几年研制智能遥控无人驾驶消防车,对消防技术的发展可以说是功德无量,而且灭火战斗的“八大类、八小类”也是源出沈阳消防,是人家沈阳消防太有才了么?!现在被称为大水牛的大型水罐消防车已经装备部队多年,高喷车、消防坦克等已经不是什么新式武器了,可又有那位先生做过类似的目的性试验呢?如何最合理地使用灭火装备、进而如何有效改进我们的战术组合、以最快最简捷的方式达到救人灭火的任务,这才是我们要练的终极目标。

  学无止境,练亦无止境。

  共勉。 

 

                     来源:广东消防网

[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隐私保护 | 友情链接 |
联系电话:0086-13086863446  13844800980   传真:0086-431-82682990   e-mail:542913291@qq.com  QQ:310983584   

Copyright © 2009 88xf.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88消防网  版权所有  吉ICP备05001850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吉B-2-4-2009004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